第 2 届金顶奖设计师 刘洋

发布时间: 2017-07-13 14:01:50     浏览量: 618

    PART 1


    曾经出版过的一张黑白报纸里,日期未知,里面有一张英俊少年的照片,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一头卷卷的长发——因为在那个年代,留长发的男生几乎是“流氓”的标志,报道标题写着“服装设计师刘洋”。

    刘洋自称是一只不安的小鸟,一直在飞,所以不容易停留。移民美国之前的刘洋,圈内特好的哥们说:“刘洋你整个一傻帽,换做别人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狠捞一把,享受荣誉与金钱带来的优越生活,你却这个时候走了,反而别人把机会全给占了!”



    而服装设计对于刘洋,如同他将自己肉身点燃成一盏幽微燃烧的灯,失眠时,坐在窗台边,眺望城市梦魇般深沉夜色,天色变幻,充满需要小心分辨的真理般的存在,微小、不安、焦虑、无人。

    童年时刘洋的家里有台手动缝纫机,看着母亲捣鼓,他也很快学会踏缝纫机,那是他第一次走进设计,他第一件创作的作品是用母亲的嫁妆——一条红色围巾改制而成的短裤, 随后又把父亲的军装裤偷偷翻出来,改成一条喇叭裤。


    年少的刘洋,对狭隘的占有欲和成功没有兴趣,但对生命宏观结构有自己的愿望,母亲从小就察觉他内心有青涩的偏执和纯真,小小的孩童,便坚定自己将与初心永不失散。





    PART 2


    大学也有许多趣事,刘洋的服装和发型是学校的第一谈资,恩师严肃的批评他“太前卫,太新潮”,他嘴里嘟囔,心里不服:“做设计就要有前卫的审美意识,总有一天会证明我的行为是对的。”

    年轻时的刘洋“胆大妄为”,过分自信,获得中国服装设计金顶奖之前,心里在默默担心,但嘴上说他一定可以,为了那场秀的完美,他亲自找模特,去河里拔芦苇,差点掉到河里去,那场秀据现场的人描述是“中国大饭店的门都被挤倒了”,他抬头甚至看到有人举着医院吊针瓶子往里进,那一刻刘洋感觉到他要成功了。


    尽管在学校时期表现优异,但他并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否是个“合格”的设计师。如同许多同时代的人一样,刘洋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也是在国营企业——广州丝绸进出口公司。他的职务是”设计师“,但其实是跟单员的工作内容,他打算先从发布一场时装秀开始他的设计师生涯,这是个很需要魄力的决定,在那时,在广州做一场时装秀差不多耗费8万元人民币,而刘洋那时一个月工资只有125元。

    1998年是刘洋事业的丰收年,当年他摘得中国服装设计金顶奖,又获得中国设计师商业排行第一名、中国设计师媒体排行第一名、最佳男装设计,当时获奖颇多,且是在人民大会堂由部长亲自颁奖,“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很崇高的荣誉,但当我把奖杯拿回去之后,我越看就越讨厌这个奖杯,我想,难道这就到了一个终点了吗?”


    人在上山攀登的时候,觉得幸福因为能看得到希望,但是上了山之后往往发现很失落。有一个记者来到我住的北京饭店,说刘老师你怎么把奖杯扔到沙发底下了?我回答说我突然觉得这已经是一件历史事件了,我从很兴奋的高峰随即掉下万丈深渊,我觉得这是我生命的一个里程碑,但是下一个里程碑该怎么走?我有一种很大的失落感,我要重新寻找自己,因为我我迷失了自己。


    PART 3


    有时想,人的生活不是在于活多久,而是在于是否活得足够。我们无法违背自己的本性生活,鲜花、掌声、赞美、崇拜刘洋都拥有过了,很多设计师也很有才华,并艰辛的工作,并没有梦想成真,他心存感恩,如果用一句话,您会怎么评价自己的昨天?“我没有蹉跎岁月。”刘洋说。

    刘洋清晰的记得有一次在庆功会上,他们问刘老师你怎么不开心?获得了这么大的奖应该开心啊,“我心里笑不出来,这个奖项很重要,但我总觉得我应该去寻求一种新的突破,我想放下所有的荣誉,金钱和地位,走出去,不是单单是浮光掠影,坚定要走出去。”



    人学习的应是智慧,而不是知识与概念,所以,多与散发出智慧和气质的人在一起,与安静而踏实的人相处,或者多去气场清净的场合,这些引领对刘洋十分重要,并且他相信智慧是通过存在、熏染、发散、吸收而传授的。

    “我朋友就来劝我说,‘你真的要去美国啊,你是不是疯了?你刚刚又获得了广州十大杰出青年奖,这个奖是多难获得,是几百万年轻人层层评选的啊,你在广东省又被破格地晋升为教授级别的设计师,你看这么多好事都已来,你怎么就走了呢?你刚刚得到,然后就又放下。’”

    人不应只相信他的眼睛所看到的,也要相信眼睛看不见但自己的心试图去抵达的事物。“没有人懂我,所有人都是按照世俗的眼光判断我,而我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职业服装设计师,这些年我一直在往外掏东西,现在应该吸取一些东西,我完全可以和七匹狼在当时继续创作辉煌,但是我退出了,七匹狼公司说刘洋老师,这未免太遗憾了,我说对不起,不好意思,我要去看外面的世界了。”



    PART 4


    刘洋出生在北京,移民到美国的时候,他背着一个背包,手拿面包和可乐,来到中央公园,没有人认识你,没有人知道你,我就是一个普通人,我突然觉得我做回了自己,我又可以如同一个小学生一样重新学习。

    “中国人永远都活在未来,永远都在为未来做准备,西方人活在当下,她们可能没有很多钱,她们可以用很简单的生活去享受当下的阳光,水,空气,和自然,所以我觉得,不管生活对你是给予还是索取,幸福或者痛苦,我觉得都是礼物。 ”

    “当我从美国回来,我没有被世俗评价为的“失落感”,我反而觉得我内心更强大了,与其说我失去了更多的机会和金钱,不如说我内心变得更加富有,更多的文化滋养了我的内心,使我变得更强大。”


    而服装设计,是为了给遥远的另外的自己,那也许是比现实生活中的自己,更精粹更真实的存在,也可以说,是我们自身隐藏的佛性或神性,通过设计可以联结到它。"我现在在加拿大住在森林旁边,与自然融为一体后你会发现,没有创作的创作状态竟然是最好的。“

    转了一圈之后,刘洋觉得老祖宗儒家思想,也就是孔子说的中庸之道恰好最能代表他现在的状态,什么是中庸之道?它是不上不下,不左不右,是恰如其分,是好境界,我们的设计在讲什么是美,和谐即是美,中庸之道倡导的就是这种和谐。

    “如果把矛盾的对立面经过你的设计把它融化成统一和谐,这岂不是设计师很高深的功力,如果现在有人问我,刘老师你现在的风格是什么,我说,我在得与失的过程中修炼进升自己,我在追寻探索和在践行中庸之道的设计风格和生活方式。”



    PART 5


    电影中的智力在生活中用不着,没有可用之地,生活有其不可言尽的规则。设计师若没有些许出世之心,只是盯着生活的物质层面,会成为作品做不好、生活也过不好的枯燥的人,而刘洋的生活如万花筒精彩,出过中国第一本男性写真集,做过编剧,主演电视剧,拍过音乐MTV,从事家居及室内设计等众多跨界合作。

    所以说,真实的感情最终是和一切盛大无关的事,和幽深艰涩的知识哲学无关;和坚不可摧的道德伦理无关;和瞬息万变的世间万物无关,也许仅仅就是人在异国他乡,乘坐回国飞机抵达中国上空时,如何连晓语,一半是思乡,看到下面灯火辉煌时一次泪流满面的问候:刘洋,你好吗?”


    “曾经在做着名童装品牌“兔仔唛”大型发布会的日子里,我突然得了重病,需要手术四小时,因喉咙手术第二天我疼痛难忍,不能讲话,时间紧迫,我只能用手势和助理们交流修订服装打版的细节……一做就是一上午,医生都很惊讶,难道不要命了?“态度决定成功”,这也是我对职业的态度。


    那些大起大落的阶段已然结束,矛盾的,对立的,已然不会再来,再没有柔肠寸断,你死我活,跋山涉水,心中始终有圣洁,为的就是见证花盛开的瞬间也再没有多余的抒情,只有观望的自省。

    现在若看到一个人,平心静气,深谙中庸之道,眼神澄净,经历过万水千山,该折腾的也都折腾十足尽兴,如今心怀大海,这样很美,他就是服装设计师刘洋。


在线咨询